靜電除油煙機價格 【油煙處理首選】尋找可提供安裝的靜電機廠商~



html模版[馬天宇][分享]160720 遇見有魔力的馬天宇——“優酷全明星”錄制repo——IDOL新聞


這是我在今年生日時發的一條微博,一場想象中的見面,在我看來,除非他來到我所在的城市,又正值許多機緣巧合,否則見到真人的可能性基本為零,這條微博,隻能算是暗暗地許瞭一個願吧。完全想不到,這個願望圓得如此猝不及防。

每天隻要不是忙得天昏地暗,那麼刷微博的同時為馬天宇相關咨訊做轉評贊已是本能,有些抽獎投票調查博也轉評不誤,反正就是當分母,給馬老師增加人氣,從沒寄予希望。所以當“酷Fans集結號”微博通知我中獎時,正埋首在一摞校對符號彌漫的樣稿中的我,心底是一片茫然的,中!獎!瞭!可以去北京見馬老師!去看他錄制“優酷全明星”,還有不到兩天時間,可我什麼準備都沒有!頭腦中一串閃電炸過,忽然就清醒瞭——手頭工作得連夜做完,不然想走就是做夢;查火車票查機票,正值暑假高鐵都買不到夕發朝至的座號,那就買半夜的車,OK;上有老下有小,分頭安置妥帖,能讓我撒手兩天就好;查路線定賓館衣食住行不能亂,見面要有好狀態;最後在我傢領導驚詫的目光中堅定地重申此行的必要性,事實證明他雖然完全不能理解這瘋狂的舉動,但還是講道理的……最後給“酷Fans集結號”的小編發去OK的表情時,隻有我知道這兩個字母後面的緊張與紛亂,不管如何,在一片兵荒馬亂中,我出發瞭!

馬天宇的優酷全明星錄制時間是7月17號下午,按照節目組約定,我在下午2點到達國際理想大廈,在一樓的咖啡廳裡,遇到同來參加節目的羽毛們。互報一下微博名,好多都是熟悉的名字,一聊之下,原來不僅我是長途跋涉而來,這裡面好幾位是從蘇州、南京、上海等地趕來,隻能說馬老師真是個有魔力的人。組織活動的幾位小編人很好,照相、發應援牌子,還不住地誇羽毛們顏值好高(當然這隻是實話),但也讓氣氛更加融洽。要知道在這種漫長的(將近4個多小時)、焦慮的等待中,除瞭時不時想起的《手花》,現場太安靜瞭,小編讓大傢嗨一些,可“安靜的美男子”的粉絲不就該這樣嗎?

咖啡廳的人多瞭起來,應該是北京後援會的成員也到瞭,我知道許多人應該是微博上經常互動的夥伴,但是現場缺少一位組織者,所以很多人都是三三兩兩散著,我也被害羞和矜持隔著,與許多想認識的大V聚聚小可愛相逢不相識瞭,很遺憾。

我們所處的咖啡廳在大廈的南門旁,非正門,有些羽毛可能是追的活動多,非常有經驗,知道明星都是走這道門的,接近錄制時間瞭,就聚集在大廈南門口,長槍短炮雲集,靜候馬老師。 透過大玻璃窗遠遠的看到馬老師的房車過來瞭,於是咖啡館裡本來還在閑坐的羽毛們,轟的一下全都跑出去瞭,馬老師一下車,即刻就被裡三層外三層地圍住瞭,不過這個“圍”是很寬松的圍,以馬老師為圓心留瞭一個很大的空間,他一邊揮手一邊大步流星地向前走,圓也隨之同步移動,直到大廈門口,旋轉門帶著馬老師和工作人員轉過來,其他大部分人都很自覺地等待門的下一波旋轉,沒去擠他。

我和“酷Fans集結號”的一名工作人員是咖啡廳裡唯二沒有跑出去的人,從門到咖啡廳不足十米,就看著高人一頭的馬老師穿著白襯衣,在人群的簇擁下龍卷風一樣刮瞭進來,在眼前一閃而過,又風一樣地向著電梯間刮過去,一轉彎就看不見瞭,前後不到三十秒。旁邊的小編問我:“你怎麼不去啊?”我也說不上來,可能一瞬間沒有勇氣,也可能覺得這麼遠遠的看著也挺好,還可能因為知道一會有機會盡情看,不急於一時……總之這第一面,真是見得倉促模糊又糊裡糊塗。

馬老師坐電梯上樓瞭,有的羽毛跟上瞭樓,有的羽毛陸陸續續地回到瞭咖啡廳,大傢興奮地說著剛才的經歷,還有拿著相機檢視拍照成果的,每一張前線圖後面,都是十幾倍的拍攝量,每一張都得來不易。更有幾名上衛生間錯過馬老師的羽毛,大聲的懊惱著,小小咖啡座一時間倒是分外熱鬧。

終於……終於……小編組織我們中獎的十名羽毛上樓瞭,我舉著與我年齡明顯不相稱的花癡牌,走在隊伍的最後,想著接下來的難題——錄制節目宣傳語——關註“酷Fans集結號”,帶我去見大明星,我正在去見馬天宇的路上吧啦吧啦——節目播出時,這段應該不會掐,大傢會看到為瞭馬老師,害羞靦腆的羽毛都拼瞭。

“優酷全明星”的錄制現場並不太大,舞臺加上觀眾席總共能有三十幾平吧,但是隔板後面估計還有空間,而且化妝間休息室導播臺都在樓上,我們能看到的隻不過是一個搭出來的場景罷瞭。一進門的超大屏幕上正試播著馬老師巨幅帥照,那種沖擊力,每閃一次都讓人窒息。我們十個是第一批進場的,對座位有一點點選擇的時間,我穿著及膝裙,對著第一排的大坐墊有一瞬間的猶豫,幾個同來的小女孩都歡快地坐到一排,我轉身選瞭第二排靠邊的座位,空間不大,在哪兒裡看馬老師都應該挺清楚,我又沒有專業的攝影器械,將中間位置留給大炮們更適合。而且幾個漂亮青春的小女生坐到馬老師眼前,攝影師找觀眾鏡頭也好找呀。這裡要補一句,羽毛們的顏值真的好高啊,前排我們一起來的有幾名羽毛,還有北京後援會的幾名羽毛都是大美女啊。雖然最後導演調來調去,座位又有變化,但我總體上還是靠近坐席邊緣,沒想到馬老師後來就是從這一側的樓梯上下來入場的,他進進出出好幾次,真是意外地讓我多看瞭幾次大特寫啊。

現場一直在調整,好多工作人員都在忙碌,機位,走位,膚色測試,觀眾角度……有位導演在前面調動羽毛情緒,模擬馬老師出場時的歡呼,就在這片緊張忙亂中,馬老師忽然從一側的樓梯上毫無征兆地出現瞭,現場一片驚呼,效果可比導演費盡心機的模擬強多瞭。馬老師走下樓梯對著滿場歡呼淡定地說:“我就是去個洗手間,你們別這麼激動啊……”他帶著助理出去,我們根本就聽不到導演在那兒說啥瞭,紛紛預備好手機相機,因為知道三五分鐘後他還會原路返回。果然,不一會他又出現瞭,這次但笑不語,三步五步就上瞭樓梯,此時他還穿著白襯衫,我也以為這就是他的演出服瞭,然而正式登場時換瞭一件深藍帶小點點的襯衣,呈現出另一種帥,讓人驚喜。

我在很多人的描述中見過他,看過他千百計的宣傳圖,還有那麼多影視綜藝,他在裡面會說會動會笑會哭,或精靈明媚,或帥氣冷艷,然而這都不能替代去見他一面的感覺,現實中,他的容顏真有種難以描述的、帶有魔力的美。

馬老師很高,很瘦,站在舞臺上,骨子裡帶著那種挺拔的勁兒,深藍衣褲加白鞋,素凈之極的搭配,但就是能給人華彩萬端的感覺,淡極始知花更艷,他喜歡藏藍色,可能這顏色真是非常襯他。 他的五官都漂亮,但我最愛的是眉毛,他穿著白襯衣剛一出現時,頭發是放下來擋著眉毛的,那時我還覺遺憾,一轉眼他再出現,頭發已然梳瞭起來,露出他入鬢的長眉,又濃又黑,帶的整個人英氣勃勃,令他原本柔和的氣質裡憑空出現一種凌厲之感,一下子就覺得,形容他“美”是不對的,應該是“帥”!

舞臺出現狀況,他往前走瞭幾步讓到臺側,幾乎就在我眼前瞭,他緩步而來的那兩秒鐘,時間仿佛是靜止的,那眼睛那眉毛那鼻梁,在眼前一點點放大,迫人而來的英氣,讓我瞬間不敢直視,連忙低頭,感覺若是讓他看到我的對視,會是極大的褻瀆。終於明白為啥大傢笑談有人見到他會鞠躬瞭,面對那種極致的美,真是心虛啊。就像在一種強大的精神力量或者浩渺的自然景象之前,除瞭感嘆,除瞭膜拜,頭腦都是空的。他身邊人可能對這種沖擊力適應瞭,不覺震撼,而對於初次見面的人,還真是容易被驚艷而瞬間失神失態吧。我也相信,他的這種容顏與氣質相助力的狀態,一定是他多年來不斷學習、進修、提升的結果,他現在身體裡所蘊藏的自信與收控自如的氣場,絕不是空有一副好皮囊所能實現的,這是內外兼修結果。

因為平時常看他的照片和電視,他的臉和表情都是非常熟悉的,但都沒有親眼見到他這麼立體,濃艷。是的,他的五官特別立體。鼻梁極高,顯得整張臉棱角凌厲,不笑的時候分明就是帶著強大氣壓的。而那種烏眉濃睫,就讓他憑空有瞭眉目如畫的感覺,他一眨眼一抬眸,薄嗔轉睛之間,我都忘瞭看他的嘴,而我原本是個地道的胡茬飯啊。當然除瞭他笑的時候,他一笑你立刻就會看到他的嘴,那一口整齊的小白牙,一下能露出二十幾顆,那種美好燦爛的感覺的,像一天的烏雲忽然被陽光打透瞭,成瞭鑲著金邊的紫檀屏,感染著你不自覺地也要笑,滿心都是歡喜啊!

然而不管我喜歡眉毛還是喜歡胡茬,我油煙分離機都得承認,馬天宇最美的就是眼睛,他絕大部分的沖擊力都發自這雙眼睛,讓我覺得文字縱然有時能縱筆如花,有時卻又蒼白膚淺,詞窮也不能形容其萬一。

因為節目還在制作中,馬老師的講述部分就不劇透瞭。說一下我的總體感受,他應該特別精心地準備瞭這講話,講得精彩流暢,舞臺上很自然放松(可能最初心裡還是緊張的,但是滿場羽毛,很好地呼應他,很快他就忘記瞭),還可以看出他口才已經非常好瞭,遣詞用句很講究,又運用好多俗語與網絡熱語,令現場氣氛分外的活躍。因為一些突發狀況和意外提問,看得出他的應變能力也極強,而且很多話說出來既表達瞭自己的觀點,又溫和不傷人,這些語言技巧的靜電排油煙機圓通運用,靠的是他極高的情商。他偶爾在一些場合上表現出的不善言辭,既有可能是早年印象的慣性,也有可能隻是他懶得應付,不想施展罷瞭。

節目內容不能劇透,但不妨礙我來說一說節目之外的各種花絮吧,小插曲也是很精彩的。如有記憶有誤差,希望大傢補充糾正。

花絮一:錄制過程中馬老師掃到麥,收音有雜音瞭,需工作人員調整。於是一個美女助理登臺,面對面為馬老師整理胸前的小麥克風,馬老師一動不動“任由擺佈”,全場羽毛一片嘩然,唏噓倒彩聲不斷,美女整理完瞭下臺時滿面通紅。然而收音依舊不過關,需要重新整理,這次換瞭個男錄音師,他一路低頭上臺,還是面對面整理,羽毛們噓聲如舊,一片喧囂,錄音師全程低著頭,整理後匆匆下臺,馬老師補刀一句:你理都不理我啊……

花絮二:馬老師特別隨和,毫無架子。臺上臺下和羽毛說話都如敘傢常,節目組提醒他在錄制中間休息一下,補妝喝口水,他直接回復:“不用,我不累。”有幾個環節中羽毛大聲喊著不要這樣不要那樣,他也好脾氣地和羽毛商量來商量去,真像一傢人的感覺。結束前要拍個大合影,他也沒像節目設計的那樣站到觀眾前面,而是直直地走到羽毛座位中間,又單膝跪地和大傢合影,出乎瞭節目組的意料。

花絮三:馬老師有輕度近視大傢都知道,節目裡有幾段串場詞是節目組擬好的,需要跟著提詞器念一下,於是我們的馬老師傻瞭,他看不清啊。羽毛裡人才濟濟,立刻有人獻出自己的一次性隱形眼鏡,馬老師也不見外,拿出在《幻城》裡練就的帶美瞳絕技,就這麼帶著羽毛的一枚眼鏡把前前後後的串場詞外帶廣告念得順順溜溜,聲情並茂,就問你服不服!

花絮四:告訴你一個秘密,馬老師黃暴小王子的稱號名不虛傳,程度甚至超出預期。在眾目睽睽之下,他對某詞的諧音運用出神入化瞭,令我再也不能直視這個詞瞭。全場爆笑中隻有他能若無其事、面不改色地繼續往下講,仿佛出現這種情況隻是你們想歪瞭和他一點關系都沒有。有時真是好奇,他在朋友圈之類不需設防的地方,會“貧嘴”到什麼程度呢?

花絮五:羽毛們很多都帶著那種羽毛卡子,有位導演也喜歡得很,特地要瞭一枚別在頭上,現場被圈粉。然後在調整座位時,樓上的導演會說“帶羽毛卡子的同學你往左挪一挪。”全場面面相覷,都帶著呢,你老說的是誰?

花絮六:錄制之前導演就發現瞭一個問題,羽毛的攝錄器材特別多。差不多一少半的人都手持相機,所以叮囑大傢,在馬老師說話時盡量別拍或少拍,導播說話時再拍。於是每當導播聲音響起,咔咔咔咔的按快靜電除煙機門聲簡直刷屏瞭,中途導演又強調瞭一下,可是她哪裡知道,馬老師在對面,這種拍攝頻率,羽毛已經很克制瞭好嗎。

花絮七:馬老師很白凈,一點胡茬都沒看見(怨念),而且我發現,他的一些習慣性的小動作,比如鼓腮、翻白眼、撩頭發之類的,在熒幕上看會有撒嬌的嫌疑,有時顯得軟萌萌的,而實際上卻不是這樣,現場看就是很正常的表情,稍稍可愛點罷瞭。可能當細微的表情被大屏幕捕捉,起到瞭放大的極端作用,這個鍋給顯示屏吧。還有,他那哪裡像30歲的人啊,看著太小瞭,太嫩瞭,說20歲妥妥人人信。

節目從晚上六點多錄到九點多,三個多小的面對面,他講我們聽。一個人能成功,無論在何種領域,必有他的過人之處,馬天宇再低調、再無意於繁華虛妄,但他實實在在地用十年時間將自己的命運改變,從幾乎一無所有的農村打工仔,成為有業績傍身的影視明星,這個行業的佼佼者,他的講述,其實是最好的勵志傳奇,去聽去想去思索,對我們大有裨益。

最後想說,其實能排除萬難地見一次馬老師,也跟他所要做的這個節目有關,因為我知道,這是一檔屬於他自己的節目,他難得的脫口秀,他可以從頭至尾獨自精彩,所以當我隻隔著三五米遠看到他時,覺得旅程之外的任何奔波不順,無論是午夜的孤零零的高鐵還是工作傢庭的羈絆,都可以被忘卻,回程之路上,感受最深的就是不虛此行。數年前我曾有個很喜歡的樂隊,當時曾想如果他們來左近的城市演出,多貴的票都要去看。結果後來他們來瞭,在距我自駕車程僅僅三個多小時的沈陽,但我卻不想去瞭,熱情消退是件多麼可怕的事。所以當你還愛著,還可以翻山越嶺無怨無悔地去和他相遇時,一定別猶豫,那種錯過是對自己日思夜想的最大辜負。

註:題圖 三三三生花,插圖見水印及說明,保留原圖作者一切權利。沒水印的就是我拍的糊圖瞭。

整理者:夜瀾如薇


很開心你能分享自己的觀後感,有時候不是自己鼓不起勇氣去見他,而是覺得默默的支持到不打擾的陪伴是另一種美吧!!!就像他說的,陪伴才是最長情的告白


雖然我沒有見過馬天宇,現在的我,也沒有能力去見他,聽你這麼多形容,我好想看見他那清晰的面孔。我覺得我喜歡這個人沒有錯。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留言

秘密留言